夕阳养老百姓网 > 综合养老>文章

平凡人生

  退休后生活回顾

  一九九一年三月份是我离开几十年的工作岗位、告老还乡的日子,从此开始了不受工作制度约束、放松的生活方式。如何打发时光?也得有点营生呀。趁身体还好,家在农村,就用农民的生活方式吧。

  从农村长大,工作又在农村,从小虽说没一五一十地干过农活,但对农活可以说是样样通。我开始种地(租地、种儿子的地)养猪,还养驴,也种几畦子瓜菜,栽果树,每天都有活动项目。这样既锻炼了身体,又不忘劳动人民本色;既和群众打成一片,又没有特殊化和寂寞的感觉;既有生活情趣,又有微薄的劳动收入。真是一举数得,何乐而不为呢!

  一九九一年至一九九七年七个年头的劳动成果是:大约收入粮食一万五千斤、卖出生猪十几口、草驴产驴驹两头、水果两千多斤、每年夏秋两季蔬菜自给。

  多年农村工作,净指手划脚指导别人,如果自己种几亩地经营的不象话,会让别人笑掉大牙。所以我每年种几亩地,不单纯为收入和锻炼身体,也有意给群众做示范看。让群众看看,我不仅能指挥别人种地,自己也会种地。所以我种的地,先整地,保证种纯、肥足、不误农时,加强田间管理。我的庄稼在同等地块里起到了样板田的作用。玉米、高粱单产都在千斤以上。

  一九九八年旧历二月初三,离开第二故乡,迁往敖汉旗政府所在地新惠镇与老儿子占利一家共同居住,从此脱离了劳动。

  老儿子这一家人有个六岁小孙女,我们来后共是五口人。儿子单位供电局,媳妇单位邮电局,住邮电局家属楼三楼六十平方米的一套两居室。我心里感到很满足,这是共产党领导的好,也是孩子们的单位好。这样的好日子是原来做梦也没梦见的事。

  来敖汉后见了老熟人问我怎么过呢?说和儿子媳妇一起呢,“啊呀!那许中?不如自己着。我们都单过呢。”我说:“是儿子媳妇叫我们来的,不在一起,我们上这干啥?我农村房子新盖的,宽敞明亮,院里有井,有果树,有园田,挺便利的,我真舍不得那块热土呢。”老熟人说:“试试吧,你们都摊上好儿子媳妇了。反正多数都不行。”我说:“现在可行,往后不知啥样。”

  邮电局是个大单位,原来这楼是六层的,住六十户,还建个七层楼,可住九十户。新楼建成后和旧楼统一分配,谁要新楼需预交款五万元。占利两口子原没打算要,后来听说新楼面积大质量好,才张罗投资,所以晚交款一年。新楼建成后,按工龄和投资先后打分,分数多的优先选择楼层。他们工龄短、投资晚,优先权没有了,分到6单元702室。分完楼这天,占利媳妇亚新从机关回来老大不高兴,埋怨占利原先没积极张罗投资,因投资晚没分到好楼层。实际这些埋怨无用,后悔药无处买去,怎样调解?让亚新不再埋怨占利,分楼结果已成定局,扭转不了啦。这需要用釜底抽薪办法为他们泄火。为此,我写了一篇“高楼赞”,让小孙女柴春琳念:

  “有幸分到七层楼,若论采光它最优。举目四望无障目,全城风光尽目收。远观羊虎在脚下,近看长街人潮流。机车轰鸣减分贝,楼下干扰我无忧。风卷尘埃跌落少,苍蝇蚊虫望楼愁。一年四季避寒暑,居家温暖渡春秋。楼阶虽高健身用,锻炼身体不出楼。何况楼价有优惠,节省开支也合头。劝君莫道楼层差,高高在上住琼楼。”

  我教春琳念完“高楼赞”,占利、亚新两个都笑了,从此再也不议论分楼的事了。这是一九九八年五月二十日的事情。

  这年还借占祥出差之机,逛了一趟沈阳城。四月十二日占祥在北京乘飞机去沈阳公干,走前约我们十二日去赤峰坐火车去沈阳,到商贸饭店1135房间找他便妥。我们13号早六点抵达沈阳,坐上出租车让司机送我们去商贸饭店,司机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们,并说:“那可是四星级呀!你们去那里做甚?”我们说找儿子,这才不怀疑了,开始热情地招揽生意:“你儿子在哪里工作?走时我往飞机场送他,收七十元,开一百二十元票。”说话间到了,我们随占祥坐电梯到1135房间。因早饭时间过了,占祥用电话要客房服务部给送两份皮蛋瘦肉粥,带两个咸菜碟,每碗粥约有半两小米、半个皮蛋黄和三、四条瘦肉,共化了115元。商贸饭店每宿房费1250元,共住了四宿,花款5000元。这次开了眼,偿到了高消费的滋味。

  在沈阳的三天中,遇见老同志、原五七战士杨运恒夫妇。杨运恒退休后,被省委组织部反聘写党史,他老伴刘凤茹退休在家。为迎接我们,杨运恒特意请假和凤茹陪我们逛沈阳名胜两天,还在北陵合影留念。每天中午都回到他家用餐,每餐都有活海鲜,虽然吃不习惯,但深知这是最高待遇和最好的招待。两天虽短,玩的好开心。杨运恒夫妇的热情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回忆。一天中午,占祥办完了事情也去看望杨运恒夫妇,杨的大姑娘、大女婿也去了,同进午餐,饮酒聊天,大家的兴致特浓。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夕阳养老百姓网

本文链接地址: 平凡人生/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