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养老百姓网 > 综合养老>文章

四十三年前算过的一笔账

  四十三年前,1968年,按照当时毛主席“知识分子要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的指示,我们一批大学毕业生到了广东省台山县的军垦农场接受“再教育”。每一百多人编成一个“学生连”,连、排干部、连部文书、司务长、炊事班长由部队干部担任,炊事班由几个炊事兵和几个大学生组成,各团政治处都有干事负责对我们的“再教育”工作。

  我们去后不久,部队换防,接防的部队让我们参加了在台山县广海镇东边的一片海湾滩涂上的“围海造田”工程。在海水退潮时,我们先把沙子装满木帆船,等到涨潮时,由船工把船驶到预定的拦海坝址处,把沙子卸下,以便堆在海滩上做为坝基。几个月过去了,耗费了600多万元工程费,只是在海滩滩涂上出现了一条几百米宽的沙脊,退潮时我们可以从连队驻地沿沙脊走直线去广海了。对于这种“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的施工方法,大学生们普遍不满意,但是“被教育者”提出的建议却没有被我们的“教育者”所接受。

  一天,团政治处的学生干事到我们连指导工作,私下里我就和他算了一笔账:“听说围海造田已经用了600多万?”“是啊。”“那么如果再用400万能不能完成任务呢?”“恐怕够呛。”“工程完成以后,可以围出12000亩的面积?”“是啊。”“如果把营房、道路、水渠、菜地等等刨去,应该只有8000亩稻田吧?”“是的。”“上算吗?”“怎么不上算?”“我假定再用400万可以完成全部工程吧,那么总的工程造价就是1000多万。”“嗯。”“每亩稻田一年两季稻子,总共算它1000斤,不少吧?”“嗯。”“那么每年可以收获800万斤稻谷,是吧?”“就是啊,800万斤哪!还不上算吗?”“原来的老部队每斤稻谷的成本是8分钱,你们做得到吗?”沉默。“我就算你们能做到,那么国家收购价是每斤稻谷1毛钱,一斤可以赚2分钱,800万斤只能赚16万吧?”“一年就赚16万,不少啦!”“好的,我就算你们一年能赚20万吧。那么,1000万要多少年才能收回来?50年!我还没算这1000万的利息,也没算我们这些大学生的工资呢!”“这……”“如果把这1000万用去发展粤北山区的农业,就算一个县用100万,还能有10个县受益呢!那得多收多少粮食啊!等到20年、30年以后,国家富裕了,机械化水平高了,再来围海造田就不用花这么多钱了吧?你算算,哪个上算?”“嗯……,你不能只算经济账嘛,应该算政治账!”他不得不拿出当时最“时髦”的“撒手锏”了。可是我没吃这一套,又给他挡回去了:“如果全国都这么算政治账的话,那还不得都饿死啊!闹得全国都没有粮食吃了,这算经济问题还是政治问题啊?”弄得这位学生干事面红耳赤,不欢而散。当然,我也没有“好果子”吃:在受完“再教育”,离开农场回单位时,给我的鉴定里就有“接受再教育态度不端正”的结论。

  由于当时年轻气盛,得理不饶人,常常得罪领导。而且这么多年来,“恶性难改”,对于曾经算过的这笔账自觉得意,所以经常拿来做为“谈资”,与人“共享”。不过,咱也“与时俱进”一下,把四十三年前的“老账”翻出来,和当今的一些工程对比一下,结果我觉得四十三年前那个“围海造田”工程真的也可以算是一项“政绩工程”呢!不知道大家以为然否?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夕阳养老百姓网

本文链接地址: 四十三年前算过的一笔账/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