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养老百姓网 > 综合养老>文章

回想起在新疆的时候

  我在新疆生活了20多年,又离开了20多年,饮食习惯虽然改了不少,唯独喜食抓饭、馕和拉条子的习惯怎么也改不了。隔三差五的就要做上一顿新疆饭饱饱口福。

  还是说说馕吧。新疆人的饮食是离不开馕的,虽然馕类似烤饼或烧饼,但制作方法却大不一样,吃起来的口感也俨然不同,别有风味。上好的馕,用水、鸡蛋和牛奶和面,有的还要放上少许胡麻油,再将湿软的面饼贴在木柴烧红的馕坑(一种泥胎烤炉)内热烤而成。馕的形状外薄内厚,上面用针状模子印上好看的花纹,厚的地方软,薄的地方脆,吃的时候可以在厚薄软脆之间选择,细品慢咽,又酥又香,可口之极,回味无穷。新疆作烤馕生意的不计其数,唯有乌鲁木齐阿不拉的馕最为出名,听说已经注册了商标,形成品牌了

  在天津吃馕很困难,刚回津那会儿,拉条子、抓饭都可以自己做,就是没条件做馕,骑上自行车跑遍食品街,寻遍回民区,也找不到卖馕的,把我急哇的直流口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维族人来天津做饮食生意的也越来越多了,满大街的烤羊肉串,就是看不见卖馕的,无奈之下,只好烦人从新疆带馕了。今年夏天,我的一个在天津上大学的朋友的孩子回新疆休假,返津时给我带了不少阿不拉的馕,一时吃不了就把它晾干,吃的时候烧上一壶奶茶,把干馕掰开泡在奶茶里吃,别有一番情趣。

  这两年天津开的新疆餐厅不少,在那里倒是可以吃到馕,不过这里的馕却不是用来充饥的主食,已经演变成餐桌上的菜肴了,什么馕包肉、馕炒肉、馕炒青菜之类。用餐后如果要买几个馕带回去,则要和老板攀个新疆老乡,说上几句好话,也许老板会发个慈悲卖几个馕给你,一般都要以“我们的馕是用来炒菜的”谢绝而去。虽说在餐厅买的馕比新疆的馕小了许多,毕竟还是馕,不过吃不上新烤的,没了酥香味道,少了新疆感觉,不知餐厅老板是从哪里倒(天津人叫趸)来的。

  一个偶然的机会,乘公交车路过食品街,忽然一股烤馕的香气扑鼻而来,我被这熟悉的气味打动了,赶紧下车闻着熟悉的味道找去。终于在一家沿街的小平房的窗口看见了久别了的一摞摞的大大小小的馕。边和卖囊的维族大姐攀谈,边细细观展焦黄诱人的馕,新疆感觉油然而生。进得屋去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小屋不大,采光也不太好,维族大姐先送上来一杯热腾腾的煮茯茶,我要了几串烤肉,又要了几个新烤的馕,我问你们的馕是在那里烤的?维族大姐说:“我们有馕坑,是自己烤的。”她问我吃得了吗?我说:“拿回家去和老伴儿同享。”她问我是新疆人吗?我回答:“是。”“哪里人?”“呼图壁。”维族大姐笑了,边说:“我们还是老乡呢”,边把我的茶杯又斟得满满的。吃着香脆得热馕,就着烫嘴的烤肉,喝着熟悉的热茶,看着墙上的壁毯,听着录音机里播放的维语歌曲,那感觉,真叫美。如果不向门外看,还以为是在二道桥子呢。我终于可以在天津吃到正宗的新疆烤馕了。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夕阳养老百姓网

本文链接地址: 回想起在新疆的时候/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