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养老百姓网 > 综合养老>文章

一个老知青的故事:我们曾经年轻

  “那已是文革的后期了。经过了轰轰烈烈的“大辩论”、“大字报”、“大批判”,武斗,文斗……要开始“复课闹革命”了。许多老师被打到了,没人给我们上课。作为团支部的组织委员,我心急如焚。就和几个支部委员研究决定担负起组织“复课闹革命”的重任。

  每天,我们组织同学们学《毛选》,学“最新指示”,讨论革命形势......我们是非常认真的,每天坚持考勤,我是组织委员,谁有事必须向我请假。

  一天,一位男同学来给我请假,说家里有事,第二天不能到校了。第二天晚上又来我家里打听当天上的什么课。从那天开始,他经常来我家。他每次一来就要帮我干活。我挑水,他就抢扁担;我去买煤,他就挑着两个筐子跟着我。没事的时候就和我聊天:***和***好上了,***的家长给他找上工作了,咱们将来的出路还不知怎样呢,你怎么打算啊?

  渐渐地我觉察他似乎有什么企图。说实话,我和这个男生小学时曾同学六年,高中又同学三年,他勤奋好学,待人真诚,我对他颇有好感。这种想法刚一露头,我赶紧警告自己: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文化大革命还没有取得最后的胜利,我怎能考虑个人问题呢?今天听了我的想法你感到可笑吧,可那时我们就是那样想的啊,听听我们给自己战斗队起的名字你就知道了:“主沉浮”、“定乾坤”、“缚苍龙”、“争朝夕”......我们觉着我们就是世界的主人,在全球实现共产主义的理想就要在我们手中变成现实。我该怎样阻止我的同学到我家来呢?

  我找到和我关系挺不错的班主任,求她给我出主意,她说:你要喜欢他,就告诉他“你现在先不要帮我干活,将来我会请你帮我干一辈子活呢!”你要是不喜欢他,就说:“我现在不想让你帮我干活,将来也永远不需要你帮我干活!”不知怎的,我当时觉得这样的回答太“小资产阶级”了。我要回答得有“革命性”!

  这一天,我的同学又来了,带来好几张乐谱,说:“咱们学唱歌吧,人生没有歌不行。你看,咱们学过的课文《二六七号牢房》就是这样说的。”我嘴上应付着他,心里却在想着“革命宣言”。聊了一会,他准备走了,我急忙说:“咱们都是共青团员,肩负世界革命重任,有许多重要的事要做。你以后不要到我家来了,免得造成不好的影响。”听了我的话,他一下坐回到椅子上。脸上的表情在迅速变化着,惊愕,迷惑,后来还似乎有一丝苦笑。

  他走了,再不来了。直到我下乡的前夕,又来找过我一次,说是他要回河南老家插队,问我怎样办手续。我想,他是向我来告别的。

  40多年了,我真想对我的同学说:“亲爱的同学,你在那里呢?您生活得好吗?你能原谅我当年的浅薄与无知吗?”

  你们看,我当年是不是很傻,很可笑呢?”

  听完了朋友的故事,我一点不觉得可笑。朋友的故事反映的是一段历史,是一个时代。那时候,我们曾经年轻,曾有过同样可笑的想法,曾干过类似的傻事。那个时代早已结束。我记下这个故事,只想从一个侧面反映一下那个时代。今天的年轻一代将来回忆起往事,一定比我们幸福千百倍。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夕阳养老百姓网

本文链接地址: 一个老知青的故事:我们曾经年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