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养老百姓网 > 综合养老>文章

朱德加入中共鲜为人知的内情

  众所周知,共和国开国元帅朱德早年出身旧军队。1911年秋,他从云南陆军讲武堂毕业后,就加入了蔡锷领导的新军任少尉排长,从此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戎马生涯。在旧军队的十余年间,朱德参加了数以百计的大小战役。由于英勇善战,战功卓著,朱德很快被逐级提升为少将旅长,成为滇军名将,位列滇军“四大金刚”之首。青年时期的朱德,胸怀救国救民理想,虽身居高位,但目睹辛亥革命后中国内战频仍、民不聊生的状况,陷入一种怀疑和苦闷状态,似乎自己在黑暗中摸索找不到出路。本文叙述的,就是朱德从苦闷中走出来并加入中国共产党,作出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奋斗一生的抉择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1922年5月下旬,朱德和滇军代理总司令金汉鼎乘船来到重庆,受到川军第二军军长兼重庆警备司令杨森的热情款待。见面后,龙门阵摆得海阔天空,最后杨森终于谈到了正题:“朱德兄,四川需要你,川军也需要你,衷心希望你留在家乡助我一臂之力,把川军整肃成一支铁杆队伍。如何?”

  决心不再与军阀为伍的朱德,婉言谢绝了杨森的盛情邀请,表示准备出国留学,去看看人家的革命是怎么个搞法。杨森一听,不禁哈哈大笑:“你真是奇人一个。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仁兄今年已三十有六了,还漂洋过海,像娃儿学话那个样子,跟着洋人呀呀学语,不太累了嘛!你到底图个啥子哟!”杨森极力挽留,也无济于事,只好表示希望朱德如果真有学成归来之日,重回四川,他一定虚位以待。

  江轮缓缓离开重庆朝天门码头,向上海驶去。站在甲板上的朱德,感到特别的轻松,内心充满了一种无法抑制的喜悦。告别了巴山蜀水,出三峡,过汉口,经九江到南京,改乘火车,6月抵达上海……

  朱德出生入死,勇猛拚杀,从低层普通士卒做起,在军阀部队混成了模样。然而,他脱掉了军装,毅然离开了军阀部队。他在军阀部队中已经深深染上了毒瘾,他清楚,继续浸泡在这么个毒糜的生活之中,自己肯定会彻底消蚀在无望之中。

  船到上海,朱德避开繁华都市的喧嚣,在一位旧友的帮助下住进法国租界内的圣公医院戒鸦片烟。刚开始进入前期戒毒,朱德一直是靠鸦片入眠的,断了鸦片,顽强的失眠症开始发作,朱德以阅读来抵挡漫漫无眠之夜,他找来许多宣传进步思想的书刊,特别是《共产党宣言》等宣传工人运动的书刊。进入戒毒的攻坚阶段了,凭着对新生活的向往和追求,朱德背水一战,经过10天天旋地转的戒毒煎熬,终于柳暗花明,精神焕发地昂首走出了法国圣公医院大门。这时,他感到如释重负,异常轻松。

  在朋友家住了几天后,朱德便迫不及待地登上北去的列车。途经南京,朱德顺路去探望他的老师、原云南陆军讲武堂教官李鸿祥。金陵重逢,师生之谊倍感亲切。朱德向李鸿祥讲述了自己这些年来的经历,并且表示了要出国寻求真理的决心,深得李鸿祥的赞赏。临别时,李鸿祥取出两千元广东毫洋,送给朱德作为旅资。朱德也回赠李鸿祥一尊乌铜马留作纪念。

  7月初,朱德走出北平前门火车站,他雇了辆人力车,找到宣武门(旧称顺治门)外的方壶斋胡同一所宅院,见到了分别一年多的挚友孙炳文。见到朱德,孙炳文欣喜万分,赶紧将他让进屋里。寒暄过后,他把自己的妻子任锐和连襟黄志烜介绍给朱德。

  坐定后,孙炳文告诉朱德,他的好朋友李大钊去年组织了一个新党——中国共产党。这个党与国民党不同,是代表工人阶级利益,代表贫苦大众利益的。孙炳文说,这个党的党纲就是反对封建军阀鱼肉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列强瓜分中华,号召劳动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夺取全国政权,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朱德听后,当即表示,要去见李大钊,要求加入这个先进政党。

  很不巧,当他们赶到李大钊那儿,门上挂着锁,李大钊到南方去了。孙炳文说,我们要到欧洲去勤工俭学,要从上海走,我们可以到上海找另一位中共领导人陈独秀。

  第二天,朱德随孙炳文和黄志烜游览了北平这座明清两代帝王的古都,也看到了这个古都到处充斥着腐朽的气息。孙炳文向朱德介绍了北平的现状,特别提到了北平政府在直系军阀曹锟、吴佩孚的控制下,使中国陷入更加混乱的境地。朱德后来回忆说,北平政府不过是“一个弥漫着封建主义浓厚气味的幽灵政府——一个臭气熏天的粪坑,旧式的官僚和军阀在这里玩弄政权,大吃大喝,嫖妓女,抽鸦片,并且把中国待价而沽”。

  不久,朱德游历归绥(今呼和浩特)、大同和张家口后,经过北平返回上海,去找正在上海的中国共产党负责人陈独秀。恰好金汉鼎也来到上海,他对朱德说,孙中山最近从广州来到了上海,很想见一见滇军的将领。孙中山比朱德大20岁,朱德从青年时代起就十分景仰的革命先行者。于是,朱德随同孙炳文、金汉鼎在法租界的一幢寓所里见到了他仰慕已久的孙中山先生。“他是个非常谦虚、诚恳的人。”日后,朱德这样回忆。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夕阳养老百姓网

本文链接地址: 朱德加入中共鲜为人知的内情/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