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养老百姓网 > 综合养老>文章

项英被叛徒杀害经过

  我的父亲黄诚,江西省宜春市铜鼓县人。1923年出生在穷苦农家,1937年“七七事变”后参加新四军。1939年任新四军副参谋长周子昆同志的警卫员。父亲经历了惊心动魄的“皖南事变”,见证了项英、周子昆等军首长遇难的前后经过,自己也身负重伤,伤愈后留在皖南,经历了艰苦卓绝的九年游击战,直至皖南全境解放。
  在家里,父亲曾多次给我讲过他在皖南事变前后的经历。

  黄诚在老家原名叫黄丕日,到周子昆身边后,周子昆建议改名为“诚”,同时告诉他“诚”的意思就是要对党、对革命忠诚,为人做事要诚实。

  黄诚刚参军时没有文化,连自己的姓名都不知道写,是周子昆在百忙中抽空教他识字,并且也会像给教导总队的学员上课一样布置功课,讲文化知识和革命的道理。

  皖南事变发生后,周子昆指挥若定,与项英副军长等人察看地形,研究突围路线,与叶挺军长一起调动部队反击敌军,从1月6日至13日,一直在军部坚守,指挥部队顽强抵抗敌军的进攻。13日晚上军部被冲散,他还带着警卫员黄诚等几个警卫班的战士,掩护叶挺军长、项英副军长等人先撤离,自己最后在黄诚的保护下撤出了石井坑。

  第二天,两人躲在一个荆棘窝里,任凭搜山的敌人在外面狂喊乱叫,黄诚手提驳壳枪守在周子昆前面。直到天黑,两人才爬出来活动一下身体。黄诚搀扶着首长,走几步歇一下,在山上到处找吃的,好不容易找到一块已收割完的玉米地,在玉米秆上掰下一些玉米芯子充饥,浑身才有了些力气。

  整整三天三夜,黄诚与周子昆白天隐蔽在荆棘蓬中,躲避着敌人不间断的搜山,晚上则出来找玉米芯子充饥,天寒地冻,俩人互相拥抱取暖,抵御饥饿和寒冷。作为警卫人员,黄诚心中焦急万分,为保护好首长,彻夜难眠,两眼熬得布满血丝,却不知何时才能冲出敌人的包围,周子昆看在眼里,不断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鼓励黄诚。

  第四天夜里,周子昆、黄诚两人转移到一个大茅草荆棘窝时,与项英副军长等十几个战友意外重逢会合。此后,项英、周子昆两位军首长在大山深处隐蔽的日子里,黄诚一直警卫在他俩身边寸步不离,亲眼看到了两位军首长对革命事业的无限忠诚。

  项英副官刘厚总叛变 将项英、周子昆杀害

  1941年3月13日,项英、周子昆隐蔽在一个叫蜜蜂洞的地方。这天晚上,天空突然下起了夹杂着冰雹的大雨,蜜蜂洞里寒气逼人。两位军首长在洞中的岩石板地上用石头画了个棋盘下棋,心态平和,镇定自若。黄诚说:“天太晚了,首长休息吧。”周子昆边下棋边回答:“黄诚,你先睡吧。”黄诚靠着洞里面头枕着驳壳枪先睡下了。

  黄诚多次回忆叙述过洞中细节,那是一个极其隐蔽的小山洞,坐落在半山腰上,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山下则由李志高、刘奎等几十名新四军干部、战士严密守卫,相对比较安全。天然岩石形成的洞口不大,洞内中间岩石平坦,稍微向上凸起,整个山洞最高处约两米,靠里面石壁则斜下去,伸不直腰,可容纳四至五人躺下休息。洞中最里面石壁上一直渗漏滴水,地下也很潮湿,非常阴冷,故黄诚一直睡在里面,洞口则由项英的副官刘厚总把关值守,当晚四人睡的位置由里到外是黄诚、周子昆、项英、刘厚总。

  当天深夜,刘厚总趁洞中三人熟睡之际,一手拿枪,一手举火,残忍地对着项英、周子昆、黄诚连开数枪,自认为已将三人打死,搜刮了两位军首长随身财物,骗过山下警卫的几十名战士逃跑了。黄诚多次回忆这惨痛的经过,悲愤沉痛。刘厚总的第一枪打在他脖颈处,当时头部一麻,他下意识地右手抬起摸头下的枪,又是一声枪响,右手便抬不起来,人就昏迷了。

  当刘奎等人哭喊着把他从血泊中救醒时,黄诚身负重伤但还能说话,颈脖被子弹打穿,血流不止,右手臂中一枪,子弹头还在里面,浑身动弹不得。当得知刘厚总叛变已打死项英、周子昆首长时,黄诚禁不住泪流满面,万分悲愤,又想到自己伤重无法自救,在这种险恶环境里一定会连累战友,于是他用微弱的声音对刘奎说:“我没保护好首长,首长牺牲了,我伤重成这样,怕是不行了,你补我一枪,让我跟首长走吧。”刘奎擦着眼泪,抱着黄诚的头说:“黄诚,你不要这样想,有我们在,就有你在,你要活着,为首长报仇。”

  刘奎安慰好黄诚,又与战友们一道将项英、周子昆两位首长的遗体抬到离洞口近百米的一个山坳处掩埋,留下记号。刘奎对战友们说,等革命胜利了,我们再回来认取。掩埋好首长,刘奎就背着重伤昏迷的黄诚,和战友们一道撤离了蜜蜂洞。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夕阳养老百姓网

本文链接地址: 项英被叛徒杀害经过/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