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养老百姓网 > 综合养老>文章

大都市老漂族的苦恼

  李丽霞从东北县城来北京带孙女已经快两年了,老家的亲戚都很羡慕她,认为能在北京有儿孙陪伴,颐养天年,该有多安逸。然而,李丽霞却觉得,老伴退休后被单位返聘,两人一辈子没有分开,到了这把岁数竟然开始“新分居时代”,自己在北京过得很“孤独”。

  在北京住,李丽霞总担心老伴儿,每天都要打电话问问情况,嘘寒问暖:变天了要加衣服,出门记得带钥匙……回老家,又惦念孩子,“生怕我走后孩子不适应,担心这、担心那。”李丽霞说,在北京,自己时不时地会情绪波动,偶尔也会和儿子、儿媳拌嘴,也会时尔嚷嚷“我这就收拾行李回去”,但看到他们为难的样子,自己也很后悔。“虽然离儿女很近,却离‘幸福’有点远。”李丽霞说。

  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漂爸”“漂妈”的群体规模正在不断扩大,他们有个新的名词“老漂族”。

  和许多“老漂族”相比,来自山东威海的丛先生虽然不用与老伴分居两地,然而离开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地方来到北京,寂寞和孤独时不时涌上心头。“上了岁数,倒过来还要重新适应。”丛先生说,“买菜、做饭、带孙子,我一老爷们很难插上手,但这一口方言想改又太难,新邻居们根本听不懂,远地方又不敢去,所以只能在小区和周边遛达。”

  有一次,他偶然间发现小区停了一辆“鲁K”车牌的私家车,心里那个高兴啊,别提有多亲切。于是,这辆车成了他的精神寄托,几乎每天都要到停车的地方去看看车在不在。“有一天,等来了一个姑娘。我想,如果车主是个男人,我肯定把烟递过去,用家乡话好好聊上一次。”丛先生说。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夕阳养老百姓网

本文链接地址: 大都市老漂族的苦恼/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