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养老百姓网 > 综合养老>文章

上海女孩民间养老尝试:老人日托费每月100元

  26岁的上海女孩杨磊,3年前创办上海伙伴聚家养老服务社(简称“伙伴聚家”)。这是一家为居家老人提供上门服务的民办非营利机构,它面对的是一个到2020年预计超过5000亿元的潜在市场,亦获得政府政策支持。但夹在政府和不成熟的市场之间的民间机构,面临着夹缝生存的现实压力。

  上海浦东新区竹园小区,上世纪90年代简易公房的底楼公寓里,50岁的儿子许陈寅陪伴着86岁的父亲和70多岁的母亲。父亲6年前中风,一条腿动不了。母亲5年前出现痴呆症状,如果没人用轮椅推着她出去换气,她能从早到晚躺在床上,连儿子的叫声也不能激起半点反应,安静得像尊石像。

  独自照料了4年后,许陈寅花5000元雇了一名住家保姆,如今每隔3小时帮他把母亲抱起来上厕所,一天三顿将食物粉碎成液体,再花半小时以上喂完。许的姐姐也有家人要照料,只能偶尔探望。许陈寅向杨磊的服务社,为父母购买了每周一次的按摩服务,花费240元每月。

  在杨磊的客户中,承担着这样养老压力的家庭并非孤案,而未来,更不乐观。最新消息称,据预测,中国老年人口将由目前的1.85亿递增到2053年的4.87亿峰值,人口老龄化形势愈发严峻。联合国人口基金驻华代表处代表何安瑞表示,目前全球每9个人中就有一人年龄在60岁或以上。据预测,到2050年将达到全球每5人中有一人,而在中国将为每3人中有一人。

  上海,是中国最早进入老龄化的地区。早在1979年,上海的60岁以上人口就占总人口的10%,达到联合国对老龄化社会的统计标准。最近10年,伴随着外来劳动力的大量涌入,上海65岁以上人口比例有所下降,但仍超过10%。

  飞速老去的未来,让伴随着经济发展而规模缩小的家庭,承受着巨大的养老压力。尤其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的第一代独生子女的父母,正陆续进入老年,年届三十的这群人,面临抚养子女和赡养老人的双重压力。

  另一方面,在熟悉的家庭环境里养老,仍是大部分中国老年人的选择。2011年的统计显示,愿意住养老院的老人约占11%,在过去10年,这个数据在持续下降。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吴玉韶透露:目前大部分老年人拥有自己的住房,愿意独立或与子女共同居住在环境熟悉的社区。

  居家养老。紧挨着许家隔壁的源竹小区,同属潍坊街道,杨磊接到的第一单政府采购服务的项目,就是这个小区的源竹老年人日间服务中心。服务中心由政府出资开办,占据了旧式公房的南向整个一层楼,街道和伙伴聚家共同管理。

  杨磊设计了服务中心的装饰,白色的门窗、木栅栏、橙色沙发床,阳光一照,满屋透亮。20名70岁以上的社区老人,按照杨磊设计的课程,工作日早九晚五在这里度过。每周5天的课程包括康复、保健操、血压测量、看电影、戏剧和养生讲座等。服务中心为每位老人建立健康档案,老人可以在护工的帮助下,在服务中心洗澡,每天还有一顿午饭和点心,由于政府给予补贴,老人的“日托费”是每月100元。

  88岁的周国英坐在门口,低头摩挲着腕上的两块表,隔壁轻快的音乐和浓郁的桂花香,丝毫未惊扰这位老太太,渐渐消失的听力让她渐渐远离身边的世界。“伙伴聚家”的工作人员走过她身旁,贴着她的耳朵说:“真漂亮!”老太太举起细细的手腕,笑了。

  从2009年管理这个服务中心开始,杨磊目前共接手4个社区日间服务中心。老年人日间服务中心近年在上海迅速发展,仅浦东一个区已有近70所。十年前,上海就开始试点提供社区服务来缓解居家养老的压力。2005年,中国在广州、北京、南京、杭州等大城市试点推行“居家养老服务”,将其作为应对老龄化的重要对策。

  到2008年,中国十个部委联合发文,要求全面推广居家养老服务工作。据测算,中国城市居家养老家政服务和护理服务两项,当时潜在的市场规模已经超过700亿元,到2020年将超过5000亿元。现在上海已经形成90%的老人由家庭自我照顾,7%的老人由社区居家养老服务,3%的老人入住养老院的养老格局。

  当时杨磊刚从英国读完生物化学本科回国,对自己的职业犹豫不决。她在一所民办双语学校当校长的母亲读到这个文件后,敏锐地提醒她是否考虑进入这个行业。在英国求学期间,对专业并不感兴趣的杨磊,反而花了两年半的时间,兼职做居家养老服务,对英国的居家养老模式非常熟悉。

  英国经验。2006年,英国北部,新堡市。20岁的杨磊陪着60多岁的K ate等公车,去参加一场婚礼。11点,公车没有准时出现,K ate开始焦躁不安,患有阅读障碍和轻度强迫症的她,在杨磊的安慰下才平静下来。她需要24小时有人陪同,尤其在外出时,她因为无法辨识路牌地图,常害怕到无法行走。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夕阳养老百姓网

本文链接地址: 上海女孩民间养老尝试:老人日托费每月100元/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