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养老百姓网 > 养老资讯>文章

纳入消费视角,计算社会老龄化程度

纳入消费视角,计算社会老龄化程度


  人口老龄化在当今社会已然成为一个重要议题。发达国家最先面临人口结构老龄化的问题,对此,日本在今年2月通过法案,鼓励企业将最高退休年龄由当前的65岁提高至70岁;英国也在今年将领取养老金的标准年龄提高至66岁,以应对社会老龄化和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与之相比,中国的法定退休年龄目前仍在延续新中国成立初期的标准:男性60周岁,女干部55周岁,女工人50岁。然而,中国的人口老龄化问题也不容小觑,有学者认为,未来五年中国社会将从轻度老龄化迈入中度老龄化。为了适应社会人口老龄化的挑战,《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出“实施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的规划目标。

  如何判断一个社会的人口是否开始出现老龄化趋势?国际社会认为,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及以上的人口达到8%-10%时即开始步入老龄化,这一数字即为老龄人口抚养比,是当前公认的老龄化程度衡量标准之一。

  今年10月,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经济学家韩雪辉和来自复旦大学全球公共政策研究院的程远就抚养比的计算方式发表论文,提出将家庭结构与家庭消费情况纳入对抚养比的计算,以更精确地测量中国社会的老龄化程度。

  以下内容节选自澎湃新闻对程远的采访。

  澎湃新闻:关注中国抚养比的理由是什么?

  程远:人口老龄化会带来各种各样的负面后果。测量一个社会老龄化程度一个较常用的指标就是抚养比,抚养比的分子是社会中需要抚养的人,也就是老人和小孩,分母是社会能提供抚养的人,也就是我们社会中的劳动力。当分子越来越大、分母越来越小,抚养比越来越大,人口老龄化的程度就越高。

  这个指标的设计是将老年人看作退出生产活动的社会成员,从劳动力变成社会的“负担”,他们的生活需要社会中的劳动力来维持。抚养比指标能朴素地反映,当社会中的老年人越来越多,社会的“负担”就会越来越重。

  澎湃新闻:研究提出了一种新的计算抚养比的方式,加入了哪些新的考量?

  程远:传统的老年人口抚养比计算方法比较直观,但并不精准。比如说分母部分,传统的计算方式将所有适龄劳动力都计算在内,但有些劳动力是在失业状态,或者不具备劳动能力,或者没有意愿工作。分子也是同样的道理,不同年龄段的老年人、健康状况不同的老年人、生活方式不同的老年人,产生的抚养成本都是不同的。从这个角度就能看出,传统的抚养比计算方法比较粗糙。

  我们的研究对“抚养”进行了相对细致的区分。抚养比指标将老年人看作成本,那么成本的产生主要是通过消费来表达,我们把抚养比分子的计算从老龄人数替代为老龄人口的消费。抚养比分母的劳动力是被视为提供抚养的主体,提供抚养可以用收入来衡量,所以我们将抚养比分母的计算从劳动力的人数替代为劳动力的收入。

  我们的研究通过估计收入模型和消费模型,测算不同家庭结构,老年人产生的消费和劳动力创造的财富。例如,一个由两个老人、一对夫妇组成的家庭,与一位老人、一对夫妇和一个未成年人组成的家庭,两种家庭的消费情况肯定是不同的。

  我们的研究发现,经过消费和收入调整的抚养比大约滞后于未经调整的抚养比15年。这一判断对养老产业的规划、投资会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澎湃新闻:研究中使用的是2011年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数据,其中没有养老金数据,这对研究结论有影响吗?2011年距今年已有近10年,数据的解释力会不会受影响?

  程远:我们设计的模型,分母是劳动力的收入,养老金收入是不被计算在模型中的,对模型没有影响。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夕阳养老百姓网

本文链接地址: 纳入消费视角,计算社会老龄化程度/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