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养老百姓网 > 养老资讯>文章

梁建章:与蔡昉教授商榷老龄化是否影响创新

 梁建章:与蔡昉教授商榷老龄化是否影响创新


  由于出生人口锐减,中国的人口结构将会面临倒金字塔式的老龄化问题,这一问题已经引起学界和社会的广泛关注。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在倡导“创新养老理念和实践”中提到:“有人认为,在一个老龄化社会,社会的创造性会下降,而没有创新能力就没有发展的光明前景。我觉得这种说法是错误的:政治上不正确,经验上也找不到依据。不能因为要论证生育政策改革的必要性,就寻找各种不符合客观事实的论据。有各种各样的事例都可以证实,从个体上看,年龄提高了创造力绝不降低,例如,诺贝尔奖的获奖年龄多年来一直是提高的;从社会层面看,老龄化也不意味着整体创造力下降。”

  针对这一议题,我们基于多年深入研究的观点是:老龄化会拖累创新、创业,从而拖累经济。

  当然,我们说老龄化拖累创新,并不是说在老龄化时代,创新力就一定会下降。即使在老龄化时代,由于其他因素比如教育水平提升、经济实力增强、技术积累发力以及伴随城市化的人口聚集,整个创新力依然可能进一步提升。在这种情况下,老龄化拖累创新则体现为,如果没有老龄化这个因素或老龄化不那么严重,创新力将会提升得更快。

  蔡昉教授是中国人口学界最有影响的经济学家之一,其观点具有很大的政策影响力。鉴于他的说法与我们研究的结论相去甚远,我觉得有必要通过这篇文章来回应他的说法。

  要分析老龄化是否会影响中国创新,首先需要了解中国老龄化的原因。导致老龄化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人均寿命延长,二是生育率走低。相比其他人均寿命相似的国家,中国的老龄化程度更高,而且在未来高得远为更多。所以,中国老龄化的重要原因是我们生得太少。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80后、90后、00后的数量分别是2.19亿、1.88亿、1.47亿。90后比80后少了3100万人,00后又比90后少了4100万人。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后,中国年出生人口在20172018已经连续两年下降,今年将进一步下降。等80后步入退休年龄,中国的老龄化程度将比几乎所有发达国家更加严重。而且,中国总人口在未来几年就会开始萎缩,最初比较缓慢,然后逐步加速。如果不能将生育率大幅提升至更替水平附近,中国人口最终将进入持续性的快速萎缩。按目前的自然生育率趋势,中国人口到本世纪末可能跌至6亿多。

  伴随着人口的快速老龄化,中国的年轻人口乃至总人口规模将迅速减少,这对中国的创新力和国力有巨大的负面效应。我在《人口创新力》一书中对创新力的规模效应已经充分论证。中国之所以现在能够在还不富裕的情况下就成为科技强国,很大程度上可以归功于世界最大的人才和市场规模。中国具有世界上品类最齐全的制造业,拥有可以与美国抗衡的互联网产业。在数据为王的前沿人工智能等科技领域,中国科技企业的人才和数据优势令其他国家羡慕不已。

  令人痛心的是,出生人口的大幅减少正在严重削弱中国的这种规模优势和未来潜力。考虑到美国远超中国的生育率以及其吸引全球高科技移民的优势,如果不能走出超低生育率陷阱,中国针对美国的人口规模优势将在两三代人内就消失殆尽。尽管创新的规模效应已经得到了经济界和科技界的普遍认可,但蔡昉教授在其讲话中对涉及人口和创新的这个重要因素却避而不谈,这点令人遗憾。

  蔡昉教授提出老人也可以创新并且提倡通过推迟退休年龄来缓解老龄化的问题。他甚至认为,将老龄化与社会创新力下降联系起来是政治不正确,经验上也找不到依据。我不知道分析老龄化对创新的影响与政治有什么关系,也不认为给某种结论贴上政治性标签是一种科学和求实的态度,但我相信人口趋势是影响中国未来经济乃至国运的头等大事,在这方面的任何分析和研究都必须尊重事实,有理有据。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夕阳养老百姓网

本文链接地址: 梁建章:与蔡昉教授商榷老龄化是否影响创新/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