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养老百姓网 > 养老资讯>文章

专家:可将存量的公积金改造成企业补充养老金

专家:可将存量的公积金改造成企业补充养老金


         短期内可先下调缴费率,这既有助于改善收入分配、降低储蓄率释放购买力,也有利于降低一般企业负担、增加国有企业上缴利润。从中长期看,取消公积金制度是必然选择。

         2月11日,黄奇帆发表的文章引起广泛关注,为应对疫情对制造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冲击,他提到四条建议,其中第二条建议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引起较大争论。

         疫情当前,不少中小企业主纷纷反映账面上现金流紧张不说,不仅没有进项,反而每个月要支付员工的工资、五险一金等,其中住房公积金又占到大头。于是,大批企业主发声,希望能够降低企业的社保缴税。

         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真的能为疫情影响下的中小微企业减负吗?持反对意见的人认为“住房公积金,是企业的成本,也是员工的收入,同时也是个税抵扣的重要来源之一”,如果取消,“相当于挪职工福利为企业所用,不是社会利益最大化的选项”;再者,住房公积金还关乎个税抵扣和公积金贷款的低息福利。

         上述理由具有一定的道理,但不是没有解决方案。不可否认,在住房市场化初期,住房公积金制度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施行二十多年来,它也积累了诸多弊端,即便暂时还无法取消,对其改革也势在必行。

        

        中国式住房公积金制度由来

         在讨论这一问题之前,有必要交待一下,我国的住房公积金制度的由来。

         正如黄奇帆提到的,这一制度是1990年代初从新加坡学来的。1991年,上海最先试点住房公积金制度,当时从福利分房向市场化购房转变并不容易,住房公积金制度通过强制性储蓄,让企业和个人共同缴费,汇集在一起为个人发放低息贷款,从而提高购房者的支付意愿和能力。1994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决定》,住房公积金制度逐渐向全国铺开。

         根据要求,住房公积金制度由职工个人及所在单位共同缴纳一定金额(工资的5%~12%)并长期储蓄,用以日后支付职工家庭购买或自建自住住房等住房费用。实质上,这是一种长期住房储金,具有强制性、互助性和保障性。

         也就是说,这一制度要求单位要为个人缴纳一定比例的工资,同时由公司代扣相同比例的资金作为“强制性储蓄”,存储到个人的公积金账户中。这个资金平时是不能动的,只有在买房、租房、装修房子、退休、离职等特殊规定的提取范围内才可以使用,其他情况不允许提取。在后来的发展运用过程中,由于比商业贷款利率低很多,使用公积金贷款成为老百姓买房时重要的贷款手段。

         在引进新加坡的中央公积金制度时,我国实行的住房公积金制度则是“有所保留地借鉴”。从缴存率来说,新加坡1968年实施初期缴存率一般为工资的10%,其中单位和个人各分担一半;最高时为1984、1985年,达到了50%,后来又随年龄阶段和经济、工资增长速度进行相应调整。但我国引进这一制度后,大部分地方政府很少调整包括公积金在内的社保缴费比例,高额的社保费用是造成大量中小型企业不愿为员工缴纳公积金的重要原因。

         从用途方面来看,新加坡的公积金是购房者信贷的主要来源,同时,政府也通过这部分长期积累的巨额基金建造了大量保障性住房(组屋),为普通居民提供居所,而价格相对高的商品房只有部分高收入者购买。中国的住房公积金在发展过程中,通过居民让渡短期的资金使用权进行强制性储蓄,然后在购房者需要买房时,通过公积金获取低息贷款。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夕阳养老百姓网

本文链接地址: 专家:可将存量的公积金改造成企业补充养老金/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