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养老百姓网 > 养老事业>文章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原会长宋晓梧谈养老保险改革:无论是现收现付制还是预筹积累制都不现实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原会长宋晓梧谈养老保险改革:无论是现收现付制还是预筹积累制都不现实


  “全球各国养老金正在不同程度地从现收现付制的福利基准转型向预筹积累制基准。回想中国的发展过程,作为发展中国家,在改革开放初期打破平均主义对经济社会的桎梏,又面对老龄化的压力,且对如何建立适应市场经济的社会保障制度没有任何经验。需要结合现实情况。”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原会长宋晓梧96日在《财经》(博客,微博)、《财经智库》和北京资产管理协会主办的“2020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如此表示。

  宋晓梧表示,中国当前并不存在提高个人帐户占比理由。我们一次分配差距这么大,二次分配里面不应该再扩大,尤其是国家法定的基本养老金。

  他指出,劳动力市场的竞争性,提高个人帐户就是加大了劳动力市场的竞争性,我认为有一定的误区。劳动力市场作为一次分配,养老金不是市场一次分配问题,他是为退出劳动力市场职工发的社会保险,社会保险的原则和一次分配的原则是不一样的,要注重供给性,要注重公平性。

  所以,无论是扩大个人帐户还是搞预筹积累制我个人都反对。

  于此同时,他认为,养老财富是构筑我们养老保险的一个核心的问题。中国选择三支柱养老层次,基本保险是法定实施,企业年金是部分强制,个人帐户、市场运营是积累制,个人储蓄完全是金融运作了。中央近些年对于企业年金发了很多文件给予了很多鼓励措施,实际上和第一支柱比较差的很远。

  以下为发言实录:

  宋晓梧:非常容幸应邀参加财富论坛,我想由于时间原因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直接进入主题。

  养老财富是构筑我们养老保险的一个核心的问题,养老保险无非就是钱从哪里来?是政府交钱?是企业交钱?是社会交钱?还是社会慈善机构捐助。那么钱如何发放呢?是发放的时候考虑到要代际互相的帮助有社会共济,还是只考虑多交多得加大积极因素。基金如何管理呢?是现收现付制还是预筹积累制,每一个问题都有不同的回答,这三个不同层次不同的回答,可以做不同的组合,导致在养老保险方面可以有多个层次或者多个支柱。各个国家对这几个问题有各个国家政治、经济、文化、传统不一样,所以也有不同的特点,大的我们可以分成几类。

  中国是什么情况,中国选择三支柱养老层次,我们看看基本保险是法定实施,企业年金是部分强制,个人帐户、市场运营是积累制,个人储蓄完全是金融运作了。旁边图(见PPT)大家可以看到三个钱币是财富,我们希望将来可以像这样,三个财富很充足,但是现在情况没有这么的乐观。

  中央近些年对于企业年金发了很多文件给予了很多鼓励措施,实际上和第一支柱比较差的很远,数字由于时间原因不多一一展开,只给大家一个印象。拿一个人数来说,企业年金才2500多万人,基本养老是4亿多。

  OECD国家的数据稍微老一点,讲的养老资金比重占的非常高,美国变成社会资本主义了比重非常高,时间原因不展开了。按照多支柱养老保险的设计,研究增加养老财富重点应该是研究企业年金发展方面,但是由于基本养老保险如果不给企业年金留下一定的空间,那么企业年金发展受到一定的局限,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方向,成为研究中国养老储蓄财富重大的问题。那么这个问题这些年发生了激烈的争论,最近有两次比较大的争论,一个是“十三五”前财政部领导学者提出在一支柱里面做大个人帐户甚至是保全帐户,这个意见争论的比较激烈没有全部采纳,这个帐户是名义帐户,资金性质是现收现付制。“十四五”金融部门的老领导和一些学者提出“个人帐户占比肯定要提高”,不同的是这次提出的大帐户是预筹积累制,这在金融研究第一期发表文章,后来《财经》杂志还有一些重要的媒体也转载了。那么主张未来肯定需要提高个人占比的同志,依据的我看是多年前的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