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养老百姓网 > 养老事业>文章

德国老年教育:从缺失到多元

 德国老年教育:从缺失到多元


  作为老龄化程度最高的欧洲国家,德国为老年人参与社会提供的一大平台与途径就是教育。通过回顾德国老年教育的三个阶段的发展历程,并阐述其组织机构与课程设置,文章提出三点启示:一是老年大学并非为弥补老年人接受高等教育机会的一种补偿性教育,而是一种发展性教育;二是老年大学只能作为老年教育的一种补充形式;三是老年大学是高等教育改革的助推器。

  德国是老龄化程度最高的欧洲国家,在全球范围内其老龄化程度仅次于日本。2011年,德国15岁以下人口仅占13.2%,为欧洲最低比率,65岁以上人口却高达20.6%(如包括60~65岁年龄段群体,这一百分比则高达26.3%[1]。德国老年人参与社会活动的形式多样,其中之一就是学习,而老年教育则是老年人学习的主要途径与方式。

  一、德国老年教育的发展历程

  德国老年教育在20世纪50年代末期的出现并非偶然,它随着联邦德国的诞生而崛起。

  一方面,联邦德国确立福利制度,跻身福利国家,社会保障体系全面建成,尤其是一系列社会保障法律条款的出台,给老有所养提供法律与制度依据;

  另一方面,联邦德国经济腾飞,跻身全球经济强国并引领欧洲经济一体化进程,20世纪50年代末期的德国“经济奇迹”给老有所养奠定物质基础。

  不过,20世纪50-60年代的德国老年教育带有强烈的社会救济性质,属于社会政策范畴。1976年,在柏林举行的德国老年学协会第十届年会上,德国教育学界开始关注老龄问题。自此,德国老年教育正式开启,并经历三个阶段:

  “被遗忘的教育灾难”、大学向老年人开放、学习型社会中的多元选择。

  (一)德国老年教育孕育阶段——“被遗忘的教育灾难”

  在草根运动高涨的20世纪70年代,激进的文化批判把矛头指向整个意识形态,也把矛头瞄准针对老年的社会决定论。

  一方面,机会均等成为衡量老年生活的新标准。一系列社会调查报告证实,老年人晚年的教育贫困是其早年受到的教育不平等的延续[2]

  另一方面,老年人对自身发展潜力认识不足和对学习消极应对也导致其教育贫困。

  据20世纪70年代中期展开的一项社会学调查,近一半受访的65岁以上老年人对成年人参加机构化的学习项目表示不解[3]。“教育灾难”被视作20世纪60年代德国教育体系的真实写照,进而引发了70年代教育体系的全方位变革[4]

  教育体系的扩充和高校扩招,大学学术性继续教育中心的设置,高校成人教育学学科的建立,以及各联邦州《成人/继续教育法》(德国第一部《成人/继续教育法》于1969年在下萨克森州议会通过)和《教育休假法》(德国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教育休假法》于1974年分别在汉堡、不莱梅和下萨克森州议会通过)的相继出台。

  这一系列教育改革措施的根本目的是促使教育体系向所有社会阶层和年龄阶段开放。针对日益壮大的老年人群体的教育贫困俨然成为“被遗忘的教育灾难”[5]

  此外,心理学界的波恩学派厥功甚伟,该学派专家通过大量实证研究证实老年人直至高龄仍拥有认知和学习能力,1968年结集出版的《老龄:问题与事实》具有划时代意义[6]。不过,即便认可老年人直至高龄仍拥有认知和学习能力,对老年教育的反思也最终导致了一场老年教学“融合模式”和“分裂模式”的争论。[7]

  (二)德国老年教育的起始阶段——大学向老年人开放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夕阳养老百姓网

本文链接地址: 德国老年教育:从缺失到多元/a>